麻辣社区-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校外培训 高考 中考 择校 房产税 贸易战
阅读: 7397|评论: 1

北川旧县志中的人与事(之三十六)教谕张谨度:摇摇晃晃地走了,只留下一畦韭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20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虫臂依稀换鼠肝,头衔故我说迁官。
不求仕宦多金好,特恨功名入世难。
风雨妻孥家八口,云山琴剑路千盘。
殷勤检点诗囊去,岣嵝无人着眼看。

短发皤皤首自搔,词坛曾亦伴时髦。
鹤鸣玉露声虽爽,马驾盐车气不豪。
千里又埋新笔塚,卅年犹拥旧宫袍。
请缨无路人空老,贫贱文章误六韬。

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离入秋还有两天的时间,在石泉县(县城今北川县禹里镇)城南的索桥上,石泉县教谕(类似今教育局长)张谨度正带着一家八口,摇摇晃晃地离开这个为之奉献了十二年心血的地方,前往顺庆府(今南充市)担任教谕。上面这首诗,就是他离开石泉县时所作《己卯仲秋前二日由石泉到顺庆教授任》,诗中既有他的理想、做事和为人态度,又有他对世事和人生冷暖无尽的感慨,读来真是五味杂陈。在清道光《石泉县志·职官》中,只给他留下了十三个字:“张谨度,新繁拔贡,嘉庆十二年(1807)任。”好在民国《新繁县志·人物列传》留下了他生平的大概:
“张谨度,字仪甫,繁之清白江人。博学工诗文,性骨鲠,敢任事。年少时,师死无嗣,谨度葬之,且迎其妾于家。乾隆乙酉选拔朝考一等二名,试帖为高宗所赏,批云:诗冠天下。自此诗名大噪。当时,贵人有欲邀之门下者,谨度却之。授南川教谕。适遭夷乱,谨度率武生平之。丁母忧起,复石泉教谕。石泉邻夷,城枕山,民多质野无文教。谨度居酉山书院,晨夕集诸生讲贯,又风劝邑人。于乡堡间立学,由是人文为之一变。”
乾隆五十五年(1790),乾隆皇帝御阅了张谨度的朝考试卷后,给予了“诗冠天下”的评语。
《清乾隆实录》卷一千三百六十三对此亦有记载:乾隆五十五年九月,礼部带领朝考取列一等二等之选拔贡生等引见,张谨度等128名交与吏部询问,愿以教职用者,以教职用;愿以佐贰等官用者,以佐贰等官用。


在石泉县(治今北川县禹里镇)这个经济、文化落后的边远小县当个还算不上官的教谕(正八品),既是“教育局长”,又是”首席老师”,工作和生活的艰难是可想而知的。那时,从绵州、安县通往石泉县城的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尤其翻越曲山关之后,逆湔江(又称石板河)而上,穿森林、攀悬崖、走栈道、涉恶水、渡溜索、过索桥……可谓步步都让人心惊肉跳。在教谕任上竟长达十二年,可见他对大禹故里的深深热爱。他在《种菜》一诗中说:
寥寥数口客为家,闲课园丁斸晚霞。
土取疏肥篱取密,葱分茄子韭分芽。
莫栽五石如舟瓠,多树三庚靖热瓜。
留下一弓窗外地,醉时锄月种梅花。
他在《春雪》说:
筹边一抹白纷纷,玉垒峰高锁冻云。
大与荆关传粉本,春山变相李将军。

抱膝吟春昼掩扉,心灰久共世情违。
拟收万斛琼瑶粉,只赠湘妃与宓妃。

玉楼粟起昼生寒,乱洒斜飞兴未阑。
天意恼人浑不解,花朝犹自卧袁安。

珍惜春光思不尽,琼花早已谢园林。
客来不辨门前路,我在瑶台抚玉琴。

贫瘠的物质生活,虽然并没有影响他乐观的生活态度和对丰富精神的追求,但还是对家人心存愧疚却又无奈。


石泉县是我国古代治水英雄、第一个国家政权夏后氏的创建者大禹的故里。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这里设置了广柔县(治今禹里镇)。北周保定四年(564),又置北川县(治今禹里镇青石村)。唐贞观八年(634),析北川县地置石泉县(治今禹里镇),唐高宗永徽二年(651),北川县并入石泉县。民国三年(1914),因与陕西省石泉县同名而复用北川县名。从张谨度的诗歌中不难看到,他对大禹故里的历史是有一定深度考究的。他和家人、朋友曾一起去禹穴沟探秘,他在《探禹穴》一诗中对此作了细致的描述:
玉垒高矗天,九龙争挺峭。
夭矫西羌来,石纽结灵妙。
中有夏王乡,穴留神圣号。
习处不探奇,久被山灵笑。
邑宰乐清闲,约友共瞻眺。
结伴早出城,高唱儗同调。
小径走羊肠,叱异舆夫报。
密密布崚嶒,曲折尽作抝。
肩共悬崖争,石与脚跟闹。
前转后复空,左偪右更靠。
俯首骇奔涛,得失分寸校。
一步一簸扬,还愁逢冰窖。
沿河心斾摇,日午到禹庙。
扑面众峰排,仰首齐落帽。
中峰展削壁,独具尊严貌。
远峙数峰迎,近护数峰抱。
群峰似辅弼,各共各缭绕。
野老指余穴,千寻见小竅。
黄影当金锣,不信不敢诮。
焉得花飞仙,穷险为人告。
下有刳儿坪,产石红光耀。
圣生异凡庸,卓解得其要。
志载小禹穴,再进人难到。
胜迹必穷源,定进非关傲。
同人徒步行,鼓力舒长啸。
崩崖压怪石,偪窄巧排奡。
足履罅隙中,拔出乃复蹈。
瀑布声溅溅,滑仆那及料。
蛇行五里余,神境真奥窔。
两峰来邃溪,日月何年照。
冽开一线天,不许青猿叫。
崇伯纵清贫,斗室亦难造。
禹穴二处书,显系为先导。
室筑此山中,势必隔堂奥。
探奇得释疑,差堪共慰劳。
归途日色斜,野景中心好。
回首望九龙,缥缈五云窧。
我朝古帝来,幸未手版到。
一笑语妻孥,登山尚年少。

他在石泉留下了多少诗文,而写大禹文化遗迹的又有多少?目前因限于所掌握的文献资料还不得而知。他在《遥望禹穴歌》中说:
乾坤缺陷难自补,鸟兽食人人穴处。
滔滔水横天为愁,天欲卸责生神禹。
圣人一出底平成,使我蒸民有宁宇。
厥田上下厥盐丝,九州赋错五色土。
虎豹驱兮走龙蛇,涂山三过不还家。
舟车輴樏行何急,呱呱任泣儿无爷。
东造扶桑南赤岸,北决弱水西流沙。
金简玉书藏岣嵝,雪山峰嵂生烟霞。
山根产石痕犹在,血色层层起光怪。
夜月时闻羌笛声,峰岚棋布番夷寨。
湔水喧豗涧底鸣,倒流奔出北川界。
草地发源万里来,名同不是玉垒派。
我生酷有看山癖,山灵惬性甚珍惜。
谁知到此反魂销,吁嗟百里一片石。
火种刀耕麦与荞,水利何曾沾一滴。
四海尽被神禹恩,故土空劳神禹力。
拟从造物借昆吾,铲尽顽山似蜀都。
万顷稻粱千顷菽,因泉灌溉民气苏。
神禹若闻当首肯,开颜大笑不迂儒。
惟求恕道存石纽,留两山峰作画图。

“夜月时闻羌笛声,峰岚棋布番夷寨。”犹如一幅生动的风情画,自然而亲切。“湔水喧豗涧底鸣,倒流奔出北川界。草地发源万里来,名同不是玉垒派。”亦足见他对历史和地理考证之功,也许今天的史志工作者还不如他说得明白。


民国《新繁县志·人物列传》张谨度传说:“谨度为教谕三十余年,职既闲冷,益恣情山水诗歌,大府多优礼之。学使聶铣敏尤爱其才,称其为西蜀老诗人。每文酒䜩集,必待谨度乃举杯云。”后来,张谨度在担任河北保定府定兴县知县时,受到上司排挤。七十八岁卒于新繁,有《唾余诗草》行世。其孙汝玉、汝珏曾在安县(治安昌镇,今属北川)躲避蓝大顺逆贼之祸,或与逆贼之乱军对峙,或被其拘为人质,但均得脱险平安回家。汝玉、汝珏工诗文,善书画,汝玉有《睫巢诗集》、汝珏有《戏墨山房诗草》传世,其书画作品亦偶见于拍卖市场。

当我们有机会翻开《唾余诗草》时,一定会看到更多的北川“故旧”。
(2024年4月19日,时绍兴公祭大禹)

主要参考资料:民国《新繁县志》、释雪堂含澈编《及见诗钞》。

QQ截图20240420141703.jpg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59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麻辣社区平台所有图文、视频,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麻辣社区平台所有图文、视频,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楼主| 发表于 2024-4-20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正:第一段表述有误,应为:离八月(农历)还有二天,非“离入秋还有两天”。歉意歉意。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复制链接 微信分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