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新冠肺炎 疫情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择校 房产税 贸易战

[玄龙门阵] 三星堆祭祀坑群鸟瞰图大致呈北斗遗迹与成都太阳神鸟金箔是可合为天文文物研究...[已转交]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image.png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看图41“三星堆城墙”五个字的走向,与原三大堆黄土的分布区域相一致,呈西北~东南走向;再看图42中“现残存部分长约40米,高约6米,顶宽5~7米,底宽40~45米……”而置疑:此残存不到1/6的所谓“三星堆城墙”,不是古老的城墙?看看它:既未体现古城墙重在防御的功能,又不按古城墙修建中多外墙陡(防敌人攻击)、内墙为梯形、有斜坡(便于城内守护人员与物质运送的上下)的形制。此筑“高约6米,顶宽5~7米,底宽40~45米”的梯形,决定这三大堆黄土的功能:不像城墙,反而像祭台或观星台。
三星堆博物馆在介绍“三星堆城墙”展板中,虽有“不排除它在当时具有‘祭台’的功能”,却是相当勉强、即放在次要位置;让人在理解这三堆黄土时,常仍以为“城墙”。
④三星堆祭祀核心区,留有三个天文地名【三星村、中兴(星)乡、南兴(星)镇】,成为保存记录此地古老天文学史的乡土文化储存器。
⑤古蜀在夏商时期,发明了三种太阳历(13月历、18月历和10月历);三星堆博物馆有此类多样不同的文物群,可惜其管理者至今不明白、也不予证实或去证伪;即不作为。
⑥图10三星堆博物馆的青铜太阳轮形器,是演示10月太阳历原理的展示仪(图18金沙遗址的太阳神鸟金箔是演示10月太阳历功能的演示仪),是支持10月太阳历为中国最早、已佚失三千多年《夏历》的母本之一【著名专家陈久金、刘尧汉和卢央在四十年前,共提“十月太阳历即《夏小正(夏历)》”的新观点——此观点虽新,却仅有少量文献举证而无文物证据支持;四十年后,我们能补以举证重大与系列的天文文物群,支持“陈、刘、卢”三位教授首次“将十月太阳历 ≈《夏小正(夏历)》”相论述的宝贵意见】。
⑦图1和图2,三星堆金杖与金沙金冠带均是三星堆文化中不同的王者之物,两文物中心、都有象征王权的“三种太阳历”图案;能证明古蜀国的天文技能,是其社会兴盛的重要支撑,又在其族人中普及着“‘天数一体’与‘天数在蜀’”的太阳历文化系列民俗。
⑧图20,三星堆青铜大立人脚踩的底座,既模拟大暑-秋分时段北斗斗魁轮廓开口向下“‘’的斗图腾”(回看图29),又表现当地秋祭时女王以“跣足交斗”的虔诚姿势,象征着青铜大立人是指挥鱼凫族人秋祭的王者与大祭师【图17,金沙遗址“戴太阳冠小铜立人”脚下的“U”形小斗图腾,代表斗魁开口向上(回看图29-2);模拟大寒-春分时段北斗斗魁轮廓开口向上的“斗图腾”,象征着小铜立人是指挥杜宇族人春祭的王者或祭师】。
⑨三星堆青铜神坛下方的一对青铜神兽,是综合体现“三星堆有三种太阳历与特异三星堆数字”两大古老发明的最典型文物【其中的“三星堆数字‘0-9’十个自然数系统”、或比同类阿拉伯数字早两千年、具有可改写世界数字史的文化潜力】。
⑩《四川文物》2021年第2期发表了《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四号祭祀坑的碳十四年代研究》,这篇由吴小红、冉宏林、雷雨三人执笔的文章,首次公布了三星堆8个祭祀坑群的鸟瞰图;它是来自不完整(因间隔时间太漫长约150~200年、可能导致摹拟其鸟瞰图结构中遗漏了一个坑位)的北斗九星(缺或第七颗瑶光星的坑位、查图25、26)所组成的人间秋祭图(查图31);再被巫术为纪念鱼凫王的亡灵而刻意以祭祀坑群的建筑形式、筑于地下,即“倒错”为“像在阴间”、对北斗进行祭拜的春祭图(图29)。
解释此鸟瞰图疑是人间的“秋祭图”,却被巫术倒错为阴间“春祭图”的缘由,可推测“秋祭图或春祭图”,皆北斗天文图;此处“南兴(星)”地名命名,或与纪念斗柄南指有“隐喻”关联。现推“三星堆遗址8个坑位鸟瞰图系崇拜北斗”,盼早日一锤定音。
三星堆遗址拥有上述天文资源的举例,不能仅囿于笔者倡议找到阐释三星堆古奥文化的核心、而在于以天文资源领衔于上古神州,一骑绝尘(如一号青铜神树即十月太阳历的历法大树);祈更多地传播三星堆曾为天文古国,在于有读者们心领神会去感悟、去张扬。
以北斗轮廓作为三星堆祭祀坑群鸟瞰图的基本形态,既是对该古国具有空前绝后而最好的天文注脚,又以灵犀相通把握住三星堆文化最核心价值是聚焦着巨大地天文财富:三星堆博物馆对此古老科技应求证、知敬重,才能当好保护三星堆科技文物的现代管理者。
二、三星堆优于玛雅与英国巨石阵、待掘出更多天文资源可发展为国际天文圣地
三星堆有约5000年前的神州王朝气象,却基本是失落的文化与文明:三星堆既比公元前2000年的西半球玛雅文化要悠远,其上述①~⑩个天文标记的意义,也比建造于公元前2500 ~ 前1500年左右英国巨石阵主要以两条轴线指示重大天文意义而更加文明;至于对比巨石阵的神奇和该祭祀遗址具有可朝圣方面的神秘色彩,三星堆与之相近——有华夏三个巨大黄土堆的古奥,有该祭祀遗址在夏商时期或可朝圣等方面的神秘色彩……
三星堆,有能与巨石阵天文价值相媲美的先天优势,又具有促成在成都平原形成天府之国的文化能量,而三星堆的广汉则有“雒临天府”的气势与美誉;只要三星堆能启动专项天文考古的新工程,便能以三星堆遗址自身众多天文资源优势的开发、去发展为国内或国际的天文圣地?此新提法在现在看来,只是一种目标或期待;能否实现,将主要看三星堆遗址管委会等管理者与后来的决策者、待今后持续有力的去厚积薄发三星堆天文价值。
2019年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宣传三星堆的文旅价值时,评价了三星堆是宝贵的人类文化遗产,三星堆丰富的文化价值包含了多个层面:作为文物遗产的三星堆,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具有极高的历史、科学、艺术、研究价值。作为文化资源的三星堆,它是瞻仰文明的圣地,文化创意的源泉。作为文化品牌的三星堆,是弘扬历史文化、彰显国家形象的名片,是联系世界的纽带。作为人文精神的三星堆,三星堆文化所蕴含的“天人合一、自然和谐”的思想,开拓创新、锐意进取的精神,是民族的文化血脉,是宝贵的资源财富……
同在2019年,由四川省委宣传部组织实施了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推动着当年十月,三星堆工作站就在三星堆遗址区预设了几条探沟。12月,在某坑口下面1.4米,发现了铜器,三号坑发现了;2020年3月12日,又发现四号坑;随后一个月,其余四个坑全部发现。2021年4月,三星堆1-8号祭祀坑群的鸟瞰图在考古报道中对外正式公布(看图25)。
回看上上段四个“作为”的表述似很光鲜,却既缺乏举证三星堆文化有众多科技文物的实例而多为口号式,又忽视2019-2022年再度重点发掘三星堆之际出现了可抓住三星堆天文蕴涵之文化本质的宝贵时机——回望2020年,由笔者以邮寄加当面呈送方式、向三星堆博物馆赠送《三星堆文物考古丛书》【含第二册《天文历法是求解三星堆之秘新钥匙》】;可惜意想不到,三星堆博物馆拒绝考察或考证“三星堆之‘星’与天文有关”。此咄咄怪事,是在逃避责任;如此选择性出现盲区,间接性出现耳聋,不利于三星堆打好天文牌。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三星堆博物馆不为自身馆名证明其由来而有“慢作为、不作为”之嫌
2021年3月中旬,三星堆博物馆用“广博【2021】9号”文件,以“第三,关于天文考古研究,已经超出我馆学术研究领域……”拒绝笔者建议该馆对文物与馆名进行天文考古,却继续用迷糊地“‘三星伴月’清代词语”,仍去“策展三星堆鱼凫时代文物成就,解读蕴含‘三星’伴‘月亮’”的伪史,仍以此替代“三星或三星堆”的由来。疑已失职?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image.png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image.png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建议三星堆博物馆对自身馆名与馆内天文文物群予科学考证并自我革命和创新
刘尧汉在《中国文明源头新探》中,已解析古羌戎约万年前发祥于金沙江畔的云南;在新石器晚期,北迁甘陕川等地。炎、黄和“禹生西羌”及夏、周,俱出远古羌戎;其间,皆有古夷人影子。
著名专家陈久金、刘尧汉和卢央于1984年,合著并出版了《彝族天文学史》。这是我国第一部少数民族天文学史专著,重点是阐释十月太阳历即《夏历(夏小正)》。
我们回首此书于38年前、在极度缺乏文物的支撑下,能独创研究古夷太阳历历法之冷门、之绝学的文化系统,其开拓的意义,有巨大功德;三十多年后,被笔者灵犀相通而接力,以揭示《三星堆太阳历·三星堆数字》两大发明留存于三星堆文化、并保存在三星堆博物馆有大量反映太阳历资源的文物群;此专著的三位作者均被笔者敬仰,后辈之我愿尽古稀之力,以曾研制出部分天文仪器的几十年经验积累,去运用王先胜先生倡导对古纹饰运用“象数、象意、数理”的专题分析法,以专题天文考古结合于三星堆文化有关的博物馆和文化遗址区,去寻觅更多地天文文物证据链相支持,去接力《中国文明源头新探》、《彝族天文学史》和《文明中国的彝族十月历》所共同开辟的文化之路,再探索。
考古是透过现象看本质,通过独立的科学判断,从已知推未知,剖析表面溯背景;才能以认识事物的穿透力,举一反N。结合发现三星堆文化与文物群有重大天文资源,能拓展时空去求证古蜀文明的部分真相,去对被巫术倒错的事物经颠覆部分后能还原其相对的部分,去力争接近三星堆部分历史或文化本质的再研讨,尽量回归到对古蜀文明多元探源中。
由三星堆专题天文历法文物群所表现“天数在蜀、天数一体”的文化,是能彪炳史册的古蜀奇迹。从本书前文阐释古蜀金杖、金冠带《母题图案》的意义,发展到本书此文可能通过多角度,回溯到在三星堆遗址区惊现受巫术掌控其祭祀坑群建筑的天文遗迹之场景,可能会有多元的推测。其中之一,也许是:此“8个祭祀坑群鸟瞰图”天文遗迹的由来,根源于体现大暑-秋分时节之北斗九星轮廓,呈现着“南星(斗柄指南、天下皆夏)”的最美状态:既是风水上吉星高照、又处于预示丰收将来临之高光时刻;则由此可能给当地住民及后裔、留下世代的美好回忆与烙印,方有了以“南兴(星)”而隐喻“南星(斗柄指南)”的乡土天文地名,作为一种特色文化(如图30)、残留至今——或让今人能依稀可见。
我们推测:三千多年前到四千年前的夏商之际,三星堆王都的鱼凫人欲以巫术敬奉北斗星神;祈祷以建筑物形式、请北斗星神降临三星堆都城。于是在都城南侧祭祀区,先筑三大堆黄土,作为鱼凫人所识北斗斗柄或斗杓部位的“三星”,赫然醒目成为永久建筑指向的标识(虽历经破坏,但至今还残留有三大堆黄土之“一号堆”的一半);成为古蜀人与古夷人共点火把节庆的源头,亦或是三星堆人举行秋祭要燃烧大型火炬的传统司仪地等。
继续推测:鱼凫人在建这三大黄土堆时,或在地表还建有配套、表示北斗斗魁部位之四颗星的四方建筑物(殿堂、楼亭等,但这些木建筑在数千年长河中早毁。到现代遗址,原留下不配套的三堆黄土,竟被“专家”错称为三星堆城墙!而“8个祭祀坑群鸟瞰图”系被巫术“倒错”后所遗此地“南星”美名的文脉,成为研究三星堆秋祭区域原状的新议题。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image.png

发表于 2022-12-23 10:45 来自麻辣社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以“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去发掘与利用三星堆的天文资源

党的十九大期间,中央政治局数次召开有关中华文明探源的会议;这是对考古工作的极大关心与鼓励。为坚定科学考古与同心同德的信心,笔者愿在二十大时光中,与三星堆博物馆和四川省考古研究院、四川省文物局等同行一起,去埋头苦干、奋勇前进,共同针对古蜀进行天文考古研究,去先提高以三星堆遗址为代表的文化单元所承载罕见天文文化的历史魅力,再鼓励以三星堆博物馆为代表的文化单位、在国内国际去提高古天文传播力。
三星堆遗址或三星堆文化,是中国唯一以“星”的古天文属性命名的考古对象;这是中华民族特异的文脉,是中国人民特有的精神家园。古蜀文化以独一无二的理念、智慧、气度、神韵,以超过两千年引领着优秀文化,能极大增添中国文明探源工程的自信和自豪。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都在等三星堆新发掘的新成果系列:再度大发掘,让人们再次靠近那个“人与神的世界”,宜不再失交臂。考古方舱的大发掘,不断有新进展而惊喜。
认识三星堆,首要需解决的现实问题,就是“为‘三星堆’地名由来而正名”——原有用“三星伴月堆”的清代用语、去阐释夏商时期三星堆地名之由的旧习,是风马牛不相及,必须颠覆;更新为求真求实的天文解读,才能有效地部分助推三星堆考古大发展。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状中:三星堆地名真相,无解答;三星堆“一号青铜神树龙身人手镌刻的‘三星’图腾标记”,现未用;三星堆地表三大堆黄土像斗柄形状或三个古观星台、祭祀台,剩半个;三星堆遗址存三个古天文地名,无人管;三星堆博物馆有大量天文专题文物群,被蔑视;2021年重现三星堆祭祀核心区不完整“天文古国·北斗九星”祭祀坑群鸟瞰图,遭冷淡……其三星堆天文冷门与“绝学”,无传承;亟需拯救,或以科技创新去颠覆……
探索三星堆文化的真相,以往的历程,受“三星堆地名解释‘名不正、言不顺”之言不及义,迷惑着人们在释疑的蹉跎中走了很多弯路;欲知真相的空间,本欲从了解其名称开始,却受到三星堆博物馆以滑天下之大稽的伤害、以想象不到模糊了认知时空;考古三星堆文化的意义,因三星堆博物馆等管理者懒惰的不作为与乱作为而蒙尘、而怅然若失。
让三星堆在中国文明探源工程中、应当作出或展示本具有华夏第一王朝的部分气象,却出现文化传播的异常流变(指事物在社会环境中发生性质、表征上的发展变化,多用于描述民风物故等社会现象、文化元素的变迁);而这种流变,甚至会在考古中背叛真相。
打开“三星堆之问”症结疙瘩的源头,就是“三星堆”地名的“星”属天文;而近百年的三星堆考古与发掘,并未直接从天文视角去研究,自我封闭了正确的科研通道而遗憾!
打开“三星堆之问”症结疙瘩的源头,是以“三星伴月”释“三星堆”地名;张冠李戴以清代的景观文学语,去解读夏商古蜀的历史真相,羞煞着当代人对三星堆真知的渴望!
打开“三星堆之问”症结源头的钥匙,“祭祀坑群鸟瞰图”像北斗天象轮廓;又一次显露三星堆的天文资源,用天文劈开三星堆神秘文化,系激励三星堆增添天文考古好举措!
打开“三星堆之问”症结源头的钥匙,“祭祀坑群鸟瞰图”已展开新的天机;但经一年半蹉跎至今还未抓住,应珍惜星斗崇拜的优秀传统,三星堆不负中华早期文明星斗之一!
三星堆博物馆,系展现古蜀天文历法的科技园,欢迎爱好者的景仰;三星天文古国创多种优秀文化传统的光耀,将关联着古老的诗和远方;期待有更多人参与文化接力之中。
三星堆新考古,是梳理古太阳历体系的大检阅,盼业内智慧早相融;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正闪烁着文明创新的曙光;珍视和守望文化根脉是共同期许。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节  “期待世界级大发现”的三星堆再度大发掘为考古锦上添花

2021年3月春分,央视直播三星堆再度大发掘,被称“期待世界级大发现”;4月,始公布8个祭祀坑群鸟瞰图,蕴含“发现三星堆有北斗崇拜”重大天文信息,却几无人识。
联系三星堆这8个祭祀坑群鸟瞰图地域旧称“南兴(星)”的地名,可能秉承着三星堆编制三种太阳历均依靠北斗天文钟判别季节的传统,形成当地人在上古对“斗柄南指、天下皆夏”之“南星或偏南星”天象的崇拜传统;可能在北斗轮廓呈“南星或偏南星”的大暑至秋分时段,要隆重举行三星堆秋祭活动,以彰显三星堆曾是天文气息很浓厚的古国。
在商代晚期或三星堆王朝晚期,因鱼凫女王仙逝,由巫文化主导,鱼凫人用约二百年接续、修筑了8个坑位的祭祀坑群(所遗漏瑶光星的祭祀坑位、是因在大寒日按民用昏线观察北斗的习惯而看不到瑶光星),方建成“倒错”表达“像秋分(在阴间拟春分)所见北斗九星轮廓呈‘南星或偏南星(在阴间只能拟北斗八星轮廓呈北星或偏北星)’鸟瞰图”。
对应解释:此鸟瞰图是“阴间‘倒错’表达”的理据:①此祭祀坑群是纪念鱼凫女王仙逝而修筑,目的是服务于“亡灵”。②此鸟瞰图隐身于三星堆南兴(星)镇祭祀区的地下三千多年,当存在于“阴间”。③因三星堆位于300N多一点,在大寒-春分的民用昏线时对北斗轮廓是看不完整的;因看不到北斗“瑶光星”,则只能有该“8个祭祀坑群鸟瞰图”的表达。④中国巫文化,常塑造“倒错”的世界、包括天象。三星堆鱼凫王朝建有的宗庙或殿堂,必曾摆设众多精美与珍贵的文物;但女王升天进入阴间,其生前喜爱的物件将依巫术之规随她而去阴间。则由族人将原祭祀物分批打碎与焚烧,再分层次与分坑位而埋于地下;即表达族人对已亡的王者入土在阴间后的再侍奉。⑤同理:三星堆当地,在大寒-春分时段观测不到完整的北斗,却可经巫术运用“倒错术”,借来大暑-秋分时段对北斗呈南星的完整轮廓而再祭祀;即有“将大暑-秋分时段观北斗呈南星的轮廓”、经颠倒1800之后的鸟瞰图,让逝者能在地下的阴间继续被所祭祀、所崇拜的北斗星神而庇护。⑥巫术笼罩的三星堆由此用对北斗天象的“倒错”表达,借“大暑-秋分北斗轮廓”的崇敬,实现了在“南兴(星)”祭祀区倒错掩埋后、呈“大寒-春分时段北斗八星轮廓”鸟瞰图(图25)。
三星堆文化处于上古巫术时代,产生有巫术的理论与实践;所生产的文物与创造的价值等,会蒙上种种神秘的巫文化色彩;现代人若不穿越时空、去沟通神明巫术与古蜀文化相关联的精灵,必困惑于三星堆文物的神秘而难阐释,让人长期惆怅并尴尬。如此不运用古天文去考古三星堆的文物与文化,就认不清三星堆的主旋律与对此去做好保护、利用……
现不启用天文专题去考古三星堆,就是在浪费刚发现“三星堆巫术用‘倒错术’,借来大暑-秋分时段观北斗呈南星轮廓、修筑了呈现于世人面前之像‘大寒-春分时段的北斗轮廓’;实为以反向虚拟‘大暑-秋分时段观北斗呈南星轮廓’的8个祭祀坑群鸟瞰图”重大天象,成为重现三星堆天文古国闪亮的坐标。后人一旦发现,便可得到深究的天赐良机。
透过三星堆文物与遗迹,皆折射出古蜀的盛世光影,让人能领略三星堆天文技能已达到上古精湛的高度;然而受古蜀巫术对三星堆递加的神怪渲染,使得三星堆文化夹杂有许多历史虚无的幻觉,从而制约着三星堆考古长期困扰在神秘难解之中而处于被动。如此无根无魂的尴尬局面仍在滋生潜长,阻碍着三星堆本具有神州第一王朝气象的潜质在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中再现。因而现亟待从正本清源入手,立破并举,激浊扬清,校正三星堆考古。
把人民合理期望理解三星堆地名由来的文化需求,发展为在现实中能对三星堆文明解释的一部分;是四川省委宣传部在2019年组织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的实施中,才有2021年4月、将三星堆1-8号祭祀坑群鸟瞰图在考古报道中对外公布;即找到解开迷宫的钥匙。
依靠耐性和悟性,相信现代的中国考古人;能于细微之中,溯源三星堆曾有的伟大。
跨越时空的长河,今人与三星堆确有佳缘;数千年前错过,现补录古蜀文明的荣光。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image.png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三星堆博物馆文物宜调整策展“青铜神树为天文历法树”

唐代孟浩然“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赞叹中国人从来不曾停下过探索脚步的这一词句,既脍炙人口,又催促我们感悟先秦的古羌古蜀与古夷民族共同体,依靠族群的智慧,在四川古地创造了众多“‘天数在蜀’与‘天数一体’”的文物、文化与文明奇迹。
笔者退休后结合自己的历史、地理专业,于2015年至今自选考古专题,穿梭在三星堆博物馆、成都金沙博物馆和凉山彝族自治州奴隶社会博物馆,考察到天文瑰宝已成系列。已汇集在《三星堆文物考古丛书》,于2020年发表;现在又有补充,去撰写“三星堆博物馆文物需调整策展青铜神树为天文历法树”,走上世界文化舞台中央;去努力让这些冷门文化的昔日辉煌再度耀眼起来,服务于四川古文物文博展览的大升华。
体现当代中国考古智慧与考古方案的三星堆遗址与博物馆的双重重地,皆需激发各类人才的创新活力:川观新闻SCOL 2021年3月20日报道,《34家科研单位共寻古蜀之谜》;中国新闻网5月25日报道,《23家高校、科研机构将共同探索三星堆遗址“古蜀密码”》;央视网5月25日报道,《九大举措 将三星堆文化推向全球》……
2021年12月18日,三星堆遗址与金沙遗址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推进会在广汉举行。双方申报单位签署了《三星堆遗址与金沙遗址联合申遗合作协议》,讨论了将就遗产申报与研究、陈列展览、宣传推广等方面全面展开合作……
我们祝福以上合作协议的履行,期待三星堆考古的后续会高潮迭起;但遗憾现阶段三星堆的考古却缺乏挖掘其丰厚天文资源—:既未将三星堆天文古国的考古列入议程,又有若干问题存在长期迷惘却仍在继续而亟待破局;其切入的关键之一,需从天文历法角度、去重释青铜神树等的灵性——我们现在,已接近这个开始掘进的新时机。


第一节  三星堆青铜神树是表现古夷族群同创十月历等的天文历法树

四川省乐山市科技局副研究员彭元江发表于《文史杂志》2011年01期的《三星堆青铜树‘一龙·九鸟·十二果’析》,该文有称“一号青铜神树是一株名副其实的天文历法树”的提法;这对于本文撰写,提供了部分可借鉴的先行思路。获其裨益,特予致谢。

1、栖息在三星堆一号青铜神树上的“九鸟·一龙”共同体源于十只鱼鹰转换的神灵
1986年在大发掘广汉三星堆祭祀坑中,出土有八株破碎的青铜树,仅修复了两株;其中,以原二号坑出土的一号青铜神树为主角。后在三星堆第二次大发掘中的2021年7月,又从三号坑出土了与原二号坑一号青铜神树同类的青铜神树,现还在修复中。
(1)三星堆青铜神树九只铜鸟原型是鸬鹚(鱼鹰、鱼老鸹)并被神化为“太阳鸟”
在四川或古蜀,有称鱼鹰为“鱼老鸹”的习俗。回看图4中“鱼鹰”,既是三星堆鱼凫王朝的图腾鸟,又是青铜树太阳鸟的原型,还是三星堆图案最多玉边璋文物中以“喙”、连接两座神山间的信物;即鱼鹰或太阳鸟,在以“喙长勾大”的嘴、担任巫文化的沟通。
鱼鹰是鹗、是鸬鹚的总称。它与猫头鹰一样,都不是鹰科、鹰属;分别是肉食性水禽类鸟或肉食性陆禽类鸟。三星堆鱼凫先民,既喜欢鱼鹰与部分依靠着对鱼鹰的饲养以获得鱼类食物,又将所崇敬的太阳神化作太阳鸟,栖息在青铜神树上表达其亲缘;其先民既在鱼凫女王龙袍上绣着猫头鹰的“鹰纹”图案,以在千年之后获得敬重的猫头鹰“之‘鸮’、之‘枭’”的“雒”,来命名三星堆的水名、县名、城池之名。即让三星堆的氏族名“鱼凫(之‘凫’)”和地名“雒县(之‘雒’)”的形成,都与有意思的鸟名相关联。
当鱼凫氏当政的时候,特意把自己的图腾鸟“鱼鹰(鱼凫)”安放在通天的青铜神树上,这就在三星堆巫文化背景下,实现了“鱼凫→鱼鹰→太阳鸟”的神性转换与文化升华。  
三星堆遗址的故地,属四川省成都平原上的广汉市。“广汉”之地,最早是西汉高帝六年(公元前201年)的雒县治所,名雒城的故地。这是三星堆遗址自商末从历史上直接消失上千年后,后才以“雒县、雒城、雒水”等含有“雒”的字词名称,再度亮相。其“雒城”城门上“雒临天府”的匾额,是广汉古今的地方名句。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image.png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image.png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2)三星堆鱼凫人的“鱼鹰”物化为太阳鸟是因通天神树需以十只鸟拟十个“太阳月”
“太阳月”此名词,虽在《百度百科》中划归天文学专有名词之列,却在目录的内容简介中只有“太阳月”三个汉字,在英文原名/注释中只有solar month;即表示此名,还只是对国外曾用名的翻译。百度百科,目前尚无解释【知网百科,解释为“约鲁巴人(西非、尼日利亚民族)的历法实行太阳月……”;此解释,却与古蜀太阳历历法含“太阳月”的概念与应用,风马牛不相及】。
我们已知古蜀太阳历历法所含“太阳月”的概念,能以实地、实证与实物体现的形式,证明其“太阳月”的物质与文化,源于夏代及以前的西羌文明;在先秦“古羌古蜀与古夷(彝)三位一体的族群中”,皆曾存在与应用过“太阳月”这样的本土历法之十月太阳历。
①实地:在2009年10月,羌年(羌民族原有《羌历》,每年为十个月;属太阳十月历、即夏历的一种形式,为平阳历;古羌人以羊角卜推历时,计羌年,一年分为十个太阳月),成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属中国的第27项。
在云南的哈尼族,现在也在留恋着自己民族上曾经使用过的太阳十月历。
②实证:云南人民出版社早有连续三年出版的文献集——自1984年出版《彝族天文学史》(合著:陈久金、卢央、刘尧汉),主要讲述十月太阳历,附带介绍十二兽历与略讲到十八月历(含第十九个小月);1985年出版《中国文明源头新探》(专著:刘尧汉)重点解析十月太阳历,附带介绍十三月太阳历;1986年出版《文明中国的彝族十月历》(合著:刘尧汉、卢央),是专门介绍彝族古老太阳历知识体系中集大成、以十月太阳历为代表……2019年7月1日《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彝族十月太阳历文化保护条例》正式施行。
③实物:自2015年冬至前后,八年来笔者在三星堆博物馆、金沙遗址博物馆、凉山彝族自治州奴隶社会博物馆之间,进行了穿梭考察;辨识出众多能证明古蜀存在三种太阳历的文物实体(其图片已多分散在本书相关章节的具体段落之中,可结合查看)。
A:   三星堆博物馆的天文历法专题文物群:1)能全面表现三种太阳历的文物类型——青铜大立人、青铜神坛(青铜神兽)、玉边璋、众多青铜人头像与青铜神树(以一号青铜神树为经典的代表);2)只表现十三月太阳历的文物类型——双脚穿有袜子的青铜跪坐人像(梳有13根表现太阳光芒纹的扁高髻发型、属孕妇兼特型巫师);3)只表现十八月太阳历的文物类型——“飞翔的‘三趾鸟人’”;4)只表现十月太阳历文物类型——头戴十绺辫索冠青铜头像、青铜太阳轮形器。   
B:   金沙遗址博物馆的天文历法专题文物群:1)只表现十三月太阳历的文物类型——金沙遗址“戴太阳冠(有13根太阳光芒纹)铜立人”文物;2)只表现十月太阳历的文物类型——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太阳神鸟”镂空文物的双面图案。  
C:   凉山彝族自治州奴隶社会博物馆的天文历法专题文物群:1)表现十三月太阳历的文物类型——“女性银冠(中部图案有13道太阳光芒)·十三月太阳历”;2)表现十八月太阳历的文物类型——“女性银冠(上部图案有拟大雁飞翔抽象翅膀中的18颗乳钉纹拟18个月)·十八月太阳历”、“酋长头戴金银冠率领族人祭拜十八月太阳历”展橱;4)表现十月太阳历的文物类型——平放在玻璃展柜中的衣物“十月太阳历服饰(能表现一年分两个半年、每半年为五个月,每个太阳月为36个太阳日构成)。
(3)中国上古太阳历中有关“太阳月”的由来与使用价值
天文史学家陈久金在《天干十日考》(《自然科学史研究》1988年第02期)中,指出“十干(天干)原为一回归年中的十个时节”,既凸现“太阳月”意义,又继承了何新《诸神的起源》(1985年出版)里首创“天干十日是太阳月之名”而产生了“太阳月”的词语概念;还追溯了“太阳月”的由来——陈先生称赞何新发表“十日并出的本义为1岁中有10个同热度的太阳在天空运行,便形成了没有季而有不同的月度。”是一种杰出的认识。
“没有季而有不同的月度”的气候在中国,是有可能存在的:此地域,既不在上古西北之西羌地区或四川西北部古羌戎的大本营营盘山遗址一带,也不在三星堆的成都平原;更不在中国北方,它们都不具备“1岁中有10个同热度的太阳在天空运行”的气候条件。
由先秦至今,从四川安宁河平原的西昌到云南昆明至西双版纳一带,这里的南亚热带季风区,就有“1岁中有10个同热度的太阳在天空运行,便形成了没有季而有不同的热度”之气候优势:四川西昌市被称“一座春天栖息的城市”和云南昆明有“春城”美称的事实,皆可佐证:与古蜀人是兄弟姐妹的古夷人曾生存过的今日彝区,有可能是产生“太阳月”概念的文化原生地(包括现今在西昌至昆明之间的米易县、攀枝花市等,有阳光明媚的健康养老基地)……这正是由刘尧汉、陈久金与卢央在20世纪八十年代初期联合考察出古今彝(夷)区存在“古三历(13月太阳历、18月太阳历、10月太阳历)”文化碎片的原出地。
三星堆一号青铜神树,作为中国最著名天文历法树,它在传说中,疑是《山海经》言“扶桑神树”等文化原型的基础;此神树之上,理论上可对应有十只太阳鸟(神鸟)。
《三星堆青铜树“一龙·九鸟·十二果”析》介绍“一号青铜树分上中下三层,每层有三枝弓形枝条,每一枝条的弓形顶部各有一鸟立于花叶簇拥的托座之上,全树共有九只青铜鸟。青铜树的主干顶端(上枝)留有一可栖鸟的空位。”这样的介绍本是较客观的,可该书接下去、来了个本末倒置(这是中国考古界对此类解读中几乎通有的毛病),不合时宜或牵强附会套用成书于东周至汉初的《山海经·海外东经》载“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大荒东经》载“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这里的“乌(金乌)”,显然象征的是“日(太阳)”。
此本末倒置,主要指不合时宜用东周至汉初古籍《山海经》记载通天神树文化,去解读夏商时期古蜀三星堆青铜神树与太阳神鸟之双重存在的意义;出现牵强附会的时空错位。  
一号青铜神树,是十只乌或太阳神鸟( 只见九只、有人称有一只在天上巡行未归 )的归宿地,表达有按十个太阳(或太阳月)在一回归年中轮值巡天;此一号青铜神树,是神州上古“十日历(代表十个太阳月之太阳历)”的物化标志。这都与《山海经》无直接关联。
①据考究,三星堆一号青铜神树是夏朝晚期的青铜器,而《山海经》后羿射日是描述“尧之时”,似乎比三星堆一号青铜神树出现时间还要早几百年。此时间不符、所制造的矛盾是:中原人在“尧之时”,先创造了《山海经》扶桑树;而后,在夏朝晚期,才由古蜀人铸造了三星堆的青铜神树。可是我们却认为,华夏的青铜神树与传说,应当是先有古蜀的青铜神树(有夏商时期的这类文物为证)及文化传播,后才有中原“后羿射日”的故事被编造出来(记载于战国至汉代成书的《山海经》)、并进而越俎代庖。
回溯商代的历法、是阴阳历,它却是建立在反对与改变三星堆于夏朝就有太阳历(十日历或十月太阳历)之基础上、才出现的文献;而非夏朝太阳历,源于商代的阴阳历。
三星堆文化有多样能反映十月太阳历的文物,既以三星堆博物馆青铜太阳轮形器是十月太阳历原理的展示仪、又以金沙遗址博物馆太阳神鸟金箔是十月太阳历功能的演示仪。
因《夏历》源于夏代的古蜀,后在商代受排斥,便有中原“后羿射日”故事的衍生;即中原商文化排斥夏文化之《夏历》等,才有了商代以阴阳历取代《夏历》的历法变更,又造成《夏历》原版佚失了三千多年——至今,才有了本书继陈久金、卢央、刘尧汉著《彝族天文学史》之后,再以发现三星堆文化有大量太阳历文物证据,支持考证夏历是太阳历而非阴阳历的新观点:即中国阴阳历历法不是始于夏朝,而是商代。此前早于夏朝的尧之历法,多观察星辰、以定回归年其正午太阳“日北至、日南至与昼夜分”的二分二至与一些重要时节,却不以观察月相变化为重点;则尧都的陶寺历法,还不属阴阳历或太阳历。
从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曹慧奇《曙光之城——从天文考古学看陶寺城址的择向与历法》文章中,了解《尚书·尧典》,是一部相对简单的四时历法;从记录太阳影长的手法上说,是以仲春、仲夏、仲秋和仲冬为每年的四分点。这种四时历法,包含了以太阳日影为参照的太阳历法和以夜晚星空为参照的星位历法。
由此看来,陶寺历法是神州夏朝太阳历法与商代阴阳历法之共同源头,而非商代的阴阳历是夏朝太阳历的前辈。
②《山海经·大荒东经》记载“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孽摇頵羝。上有扶木,柱三百里,其叶如芥。有谷曰温源谷。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此扶木,即扶桑树,发源成秘。至于古蜀人来源河湟秦陇大荒的西羌西夷,经蚕丛、柏灌、鱼凫三朝,方在成都平原上建立起三星堆天文古国。而三星堆一号青铜神树,却实实在在存在于《大荒西经》的古蜀,其地域空间,不符《大荒东经》的描述。我们所识《大荒东经》地理位置的一部分,相似于今天的上海、浙江以及福建一带;这与古蜀的地域,恰恰相反。
③有人把青铜神树,称为“实物版太阳神鸟传说”,实质上是将一号青铜神树上栖息的九只鸟作为太阳神鸟、与天上还有一只在值班发光而巡视的日鸟或金乌即太阳,一起构成十只太阳神鸟——此十只太阳神鸟,就代表着十个太阳月,构成一个完整的十月太阳历。此实物版本的十只太阳神鸟,以三星堆青铜神树为家;此家到金沙古蜀政权中,再演绎为太阳神鸟金箔三维的双面图案所表现十月太阳历功能演示仪:其一面表示半年历法的图案中,有四只太阳神鸟加一个太阳;其双面形态相同仅方向相反的图案内容,不正是“四只太阳神鸟加一个太阳(金乌) + 四只太阳神鸟加一个太阳(金乌) = 十只太阳神鸟”吗?
(4)三星堆鱼凫人有鱼鹰图腾崇拜而以“雒”拟水拟鸟拟太阳、太阳鸟并续建雒城
“雒县”地名,是西汉高帝六年(公元前201年)置的雒县治所;后名雒城。《元和志》 卷31 雒县: “县南有雒水因以为名。王莽改为吾雒。东汉复名雒县,为广汉郡治。”此雒县、雒城,就是三星堆自商末消失或隐匿约千年后而再次出现于故地的新名称。
广汉的湔江,古称雒水;即三星堆博物馆北侧流经的鸭子河,也就是“洛水”。
“雒”字,为左“各”右“隹(同鸟)”结构;代表多种鸟类。“凡鸟之属,均属鸟”。
“雒”字多义,作鸟名“鵋鶀”。清代著名学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第141页释鸟(隹)部“雒,忌欺也,各本作鵋鶀……鵋鶀与怪鸱一物。舍人(官方)曰,谓鸺鶹(鸺鹠,也叫横纹小鸮)。”此说法,表示“雒”作“鸟”的理解、有多义;其中之一,指一种小猫头鹰(鸮的含意)。其中之二,指玄鸟,是古代中国神话传说中的神鸟。此神鸟在四象中,拟南方朱雀。《百度知道》释:雒字,很古老,与夏商有关。夏族人崇拜太阳,以"华”为尊,因太阳光芒华盖万物而生命生长,是对生命的敬畏。而后演变为对“日鸟”的崇拜,“夏”即“日”,“日”即“金乌”,是太阳黑子。“雒”,就是“日鸟”与鸟崇拜;由此而形成特定的鸟崇拜文化,又称“雒文化”。
三星堆文化,有深厚的“鸟图腾崇拜”;雒的本义,是太阳神鸟,系“日鸟”崇拜。日鸟即日乌、金乌或太阳,而后又演变为朱雀、玄鸟等。故商人也以雒为尊,自称“天命玄鸟,而生商”。雒城城门,高悬“雒临天府”的牌匾;意表广汉自古,便有应用太阳历与敬太阳神和太阳鸟的民俗。
广汉雒城的城墙,虽仅从1983年底至1984年初,才在广汉县南门外导航站发现一批铸有“雒城”和“雒官城墼”等铭文的汉砖而证实。但这不能阻挡对广汉古老的夏商周遗址的挖掘。可惜我们介绍三星堆遗址发掘出大量能证实此地有三种太阳历文物之宝藏的《三星堆文物考古丛书》(1-3册、近百万字),至今都被压抑在民间的小范围内传播;这与社会鼓励对三星堆考古需重视科技创新(包括吸收来自民间文化动力)的时代脉搏,不相协调;更有多年来的文化怪事:看雒城城门高悬“雒临天府”(图46)的书法牌匾,被误读成“雄临天府”而大错;今日广汉人,能不识“雒”的字、义?
雒字,起源水(广汉古河流雒水)与水鸟(三星堆鱼凫王朝的图腾鸟即“鱼凫、鱼老鸹、鱼鹰)。这与三星堆第三期文化处于渔猎时期,所以有以鱼鹰文化为原型的鱼凫文化;当三星堆在母系社会晚期有了稻作农业后,原鱼鹰文化随之转型,演绎为喜除鼠的猫头鹰。然后,此吉祥物文化荣耀迁移至青铜大立人之鱼凫女王的龙袍中、饰有大量“鹰眼、鹰纹、以表示三种太阳历的古老‘数字化图案’”;再之后,迁移到青铜神树中的太阳鸟等。这样的良性生态环境与文化积累,是以上古广汉古地自身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为基础;以此而发展好古蜀以水稻生产为主的稻作农业,是支撑持续两千年三星堆文化繁荣昌盛的根本原因。其铸就雒城历史与雒文化在天府的辉煌,如日上中天。故由“雒”字有隐喻太阳鸟、太阳神鸟与太阳的含意,象征三星堆文化给天府带来光明、而“雒临天府”。
阐释三星堆文化能代表中国去走上世界文化舞台中央平台有三个、需要持续去深究三星堆文物为关键:一是如何策展好解读三星堆青铜一号神树,为天文历法树(需解读十只太阳鸟中有一只已演绎为“奇异龙”之客观文物部件而绝不能无视、且这样的“十只太阳鸟”,就是在代表早期的十月太阳历、即《夏历》的初始版本);二是能否及时去认定、去张扬好由古羌古蜀古夷(彝)三位一体的族群在夏商周三代,已共创三种太阳历(含:13月历、18月历、10月历)及其能长期应用;三是“能否解析十只太阳鸟中有一只演绎为‘奇异龙’,即衍生出古夷英雄支格阿龙、后续再相对较正规地壮大为新群体的彝族”。
(5)青铜神树“九鸟一龙”拟古羌古蜀古夷民族共同体之十只太阳鸟曾有动态的变局
自从三星堆遗址一、二号坑大发掘后、到2021年,中国考古界出现了针对三星堆一号青铜神树共九只太阳鸟的文物场景,去随意增添还有一个在天中值班发光发热的太阳(树上只见九只太阳鸟,尚有一只金乌载着太阳在天上巡行还未回到该神树上)的解释;以期待这只金乌若回到青铜神树时,就位于该树主干顶端(此处、或留有一可栖太阳鸟的空位)?
如此对照《山海经》去想象三星堆青铜神树上有十只太阳鸟的解读,似乎圆满了……但这其间,却存在一个重大失误:完全无视此一号青铜神树底座,缠绕着一条奇异的火龙。
在这类想象中,由《山海经》编撰的“十日神话”、或以前考古界用“十日神话”去模拟“十日历(十月太阳历)”的存在,仿佛顺理成章;但这并非该文物所载动物的事实。
三星堆博物馆展览的一号青铜神树上,的确有十只动物,但它们是“九鸟一龙”,不是十只太阳鸟;若考古需仍按十只太阳鸟去解读想象的“十日历”,那么作为一号青铜神树上的十只动物,应有一只太阳鸟已化身为一条“奇异的‘火龙’”,才能缠绕在火焰中、生长在青铜神树的树干上;此龙作为一种曾有文化产物,物化在一号青铜神树的载体中。
人们可以不反对“十日神话”的存在,也愿理解“十日神话”与“十日历”有文化关联;但仍可置疑“十日神话”的原创者,究竟是“尧时中原人后羿或其后代?还是古羌古蜀古夷民族共同体在夏朝编制出来”?此置疑至今无法定性,仍是一个问题、需要解析。
结合眼前一号青铜神树文物上只有九鸟与一龙,此“龙”系另一只太阳鸟演绎而来吗?这既是不得不提出的问题,也是绕不过去、需对以前由此制造的矛盾或疑惑予以再解释。
以“十日神话”去印证“十日历”的存在并被后羿射杀的传说,疑是商代文人因创制阴阳历,需排斥夏历的十月太阳历而致;在周代,仍因中原阴阳历持续挤压西夷太阳历所需,该传说仍大行其道。但这不是因《山海经》“十日神话”,才催生了三星堆遗址产生一号青铜神树;此因果被颠倒。看事实:三星堆遗址一号青铜神树是夏商的文物,《山海经》是战国至汉初的文献;这二者问世的时差超两千年,其古蜀一号青铜神树,并非仿照《山海经》传说的文化而制作;《山海经》中扶桑神树的来源,疑是古蜀青铜神树的后续。
用考古的智慧解析古蜀一号青铜神树文化的内涵,需不重复他人曾有某说法而传播其文化泡沫,实应重在从文物的具体意境去考虑;一个新的逻辑推理,便能大致营生:
三星堆遗址一号青铜神树文物上存在九鸟与一龙的十只动物,与该文物曾有“十日神话”和能反映“十日历”前身的文化经历,原本是不矛盾的;即古蜀自身创造十月太阳历并编创“十日神话”的发展,既有可能,又必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有一个较长的发展过程。
“十日神话”讲述的“十只太阳鸟”,并非真鸟;而是在三星堆王朝处于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转换中,原来由羌蜀夷三大族群以不同“鸟崇拜”为图腾,集合有十个“鸟部族”代表(如:鱼凫王朝 ≈ 鱼鹰部族、鵋鶀部族、怪鸱部族、鸺鹠部族、鸮部族、猫头鹰部族、鹰部族、雒部族、玄鸟部族、太阳鸟部族等)的共同体,在其社会转换的大分解前、曾为“西夷‘鸟崇拜’的这一大家庭 ≈ 即有‘以十只太阳鸟为主人翁’的文化格局。”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image.png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①这里的鱼凫 ≈ 鱼鹰部族 ≈ 太阳鸟部族,是以古蜀人为主的,系十个“鸟崇拜”族群的主体,亦是太阳鸟部族的母系先祖。
②这里的鸮与雕部族、指猫头鹰部族、鹰部族,疑是古夷(彝)父系社会的先民。
③这里的雒部族、怪鸱部族、鸺鹠部族,疑与古羌戎有关(古羌是古蜀与古夷的祖先)。
另外,这里的玄鸟部族,疑与殷商先民联系较多,多呈散布状态生活在古蜀的地域中。
推测上古西夷这十个“鸟部落”以“太阳鸟·大家庭”形式的存在,时间在夏商朝代更替的过渡期。之后,便由十只太阳鸟向三星堆一号青铜神树上“九鸟一龙”予转折,从而出现新故事;即继夏朝有“十日神话”文化的后续,在商代,有一只由太阳鸟部族之古夷人、在这后续的再发展中异军突起:由鱼鹰类的太阳鸟、转变为猫头鹰、再转变为雄鹰、转变为鹰生龙养的彝族男英雄支格阿龙,呈现出一条“羊角、马面、龙身、人手的‘火龙’”;即一号青铜神树某只太阳鸟、横空出世再演绎为龙,缠绕在一号青铜神树的树干上。
三星堆的图腾鸟最初是鱼凫、又称鱼鹰,这是当地古蜀民俗使然之称,大家都能理解。
梳理三星堆文化中鸟崇拜发展路径,大致由鱼凫→鱼鹰→猫头鹰→鹰→太阳鸟→太阳神鸟(以后续金沙遗址的太阳神鸟金箔文物为典型代表,又“像‘火烈鸟’”)的转换……
这里“鸟图腾”形象,是随着三星堆文化在两千多年中更新着阶段性的发展特点。其中大致有三个关键性转换:一是鱼凫人在三星堆文化初期,因物质生活需要鱼凫捕鱼、鱼鹰的图腾形象便形成;当渔猎渐成熟并推动农耕的兴起,出现三星堆早期的旱地作物;到中期,又发展了稻田作业;鱼凫人对鱼鹰崇拜,转为偏爱能保护农耕的猫头鹰【青铜大立人女王穿的龙袍上有多样的鹰眼纹图案,即为证据】。二是鱼鹰→猫头鹰→鹰→太阳鸟的形象转换,是鱼凫王朝在物质生活有了一般保障后,其精神生活对巫文化的需要就增大了;即鱼凫人的鸟图腾形象,便有了向“鱼鹰→猫头鹰→鹰→太阳鸟→太阳神鸟→太阳神”的新转换,成为一个以神性崇拜为主的新图腾系列【猫头鹰属草鸮科、鸱鸮科动物。猫头鹰别名“鸮”或“枭”,因其面貌似猫,人们一般称它们为“猫头鹰”。鹰属于鹰科,与猫头鹰不同科、属、种,但外形上有部分相似】。三是一号青铜神树上栖息的不是十只太阳鸟,而是“九只太阳鸟与一条火龙”;此火龙,应来自第十个太阳鸟的转换。
(6)一号青铜神树存在两种形态“火焰纹”托盘的纹饰细节需研究
此一号青铜神树主干有三节,主干上有九根分枝;它们皆有“以‘火焰纹’表示的托盘纹饰(在主干上呈现似‘H’字母形态、在分枝上呈现似‘J’字母形态造型)”,既说明此青铜树是浴火而存的神树,又表示在九根分枝上的太阳鸟有能发光发热的太阳潜质?
①首先推测此“‘H’形字母形态火焰纹‘共五个H’”,拟十月历分五季(图58)。
其次,彝文字体“H”的读音,与汉语“妑( pā )”近音,疑在彝语中残存“蜀左言”表达“老男”或“男祖”【《百度百科》载:在湖北荆州某些地方(监利)“妑妑”为“奶奶”的意思,不过读音为“baba”和“爸爸”音比较相近】的意思;可暗示这是古夷人父系祖先的偶像,即“鹰生龙养”的彝族射日英雄支格阿龙(阿鲁)的神性(不惧火),既属龙、又并存鱼鹰之“鱼”与太阳谓“日”的蛛丝,关联于“阿鲁”的“鲁”字形的构型。
约在三星堆文化中期,古蜀地域中或三星堆方国中的一支古夷族群、渐渐强大起来,即在一号青铜神树主干中,产生了彝族神话传说中的男性创世英雄支格阿龙或支格阿鲁(彝语中“鲁”是“龙”的意思,是大鹰神龙)。
②青铜一号神树九根分枝上奇特“J”形或“”形结构而反向模拟的火焰纹
请看“将图48放大为图58”后:查证三星堆一号青铜神树的九只太阳鸟、站立在九个花蕾上;花蕾下的托盘有十道“J或”形的火焰纹,可表示十月太阳历的十个月。
对此类可以为是某“火焰纹”的依据,在三星堆青铜神坛文物中,有多处类似的例证。
在图9青铜神坛由“人界”部件中四个神人背部图案的五道火焰纹、既代表十月太阳历之五季的特写图案,火焰纹又都像“J”形;在图12青铜神坛“天界”部件中,由变化为五个巫师可表示五季。再联系一号青铜神树太阳鸟脚下的托盘,其“十道‘J’形火焰”,可类比表示十月太阳历。
我们将一号青铜神树以“火焰纹”表示为必要生存环境的神鸟,当然可称为“太阳鸟”;既能先以此类花蕾下方图案“十道‘J或’形火焰”、暗喻着十月太阳历的存在,又能将太阳鸟发展理解为、可升华成太阳神鸟。
同理,一号青铜神树还以同样的“J或火焰纹”轮盘,表示着该神树结出十二个花果的生长环境。这里的每个花果由两叶花萼护围,花萼的上方,是与太阳鸟脚下相似的“火轮状十道J形火焰(也拟十月太阳历文化)”的轮盘。
上面的多个例证,能证明三星堆一号青铜神树的九只神鸟,就是太阳鸟;一条奇异龙,就是“鹰变龙(指一只鱼鹰鸟、太阳鸟变成一条火龙)”;十二个花果,就是太阳果。其上面两段落解释多重的、大小不同或反向的“十道‘J或’形火焰纹”轮盘的纹饰,就能直接在三星堆博物馆一号青铜神树文物的形态中、指示着可能与十月太阳历有关。
又看看:在三星堆青铜神兽文物的底盘中,有一圈共36个“C”形纹饰、被我们视为有专门意义的乳钉纹。每个“C”形乳钉纹单元由“十个圆点构成”,可表示十个太阳日。这36个“C”形纹饰,能表示十月太阳历之十个月的360天,即代表一个十月太阳历回归年中主要的360天;其余的5或6天,则不记入任何一个月份而只作为过年、过节日看待。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3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image.png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